滇越鐵路

Posted: 2009/05/08 in 歷史 History
        滇越鐵路是一個符號,它是殖民主義者刻在落後中國臉上的一道恥辱線,它曾經是法國人掠奪雲南
源的主要工具,這是一道我們無法回避的心靈創傷。歷史走到了今天,我們回過頭來審視,滇越鐵路在特定的時期也曾為雲南乃至中國做出了一定貢獻,從某種意義
上來說,滇越鐵路已經成為一座連接歷史和當下的橋梁,我們和大部分雲南人一樣,懷著復雜和矛盾的心情,沿著鐵路,走回過去。

    碧色寨:時間接軌和停滯的地方

    車
出蒙自城往西,是一大個平壩,成片的枇杷和石榴,讓人感嘆造物主對此地的眷顧。此時正是枇杷成熟的季節,當地人用紙把枇杷包起來,我甚至有了“這些樹長滿
了紙”的想法。在壩子向袋子一樣收攏的地方,我們開始爬坡,左邊有一個叫永連的大水庫,右邊是山坡,等坡爬完。前面突然出現了黃色的屋子,同車的人說到
了。

    果然前面有好些黃色的房子,順著鐵路走過去。這是一個略顯空曠和寂寥的車站,曾經一夜突至的喧囂和繁華已經遠去了,鐵路旁邊的法式房屋和水塔有些突兀的感覺。我知道我的內心被某種陌生感覺震動了,我需要一點時間來適應來視覺的差異。

    很多年前就看過這裏的圖片了,內心早有準備,可是那種巨大的反差還是一下子讓我心跳了起來,我知道那是一種時間的力量。


滇越鐵路
是雲南第一條鐵路。1898年,法國
武力相挾取得滇越鐵路修築權。1903年,中法簽訂《滇越鐵路章程》,滇越鐵路雲南段正式動工。1910年3月全線竣工,全長850公里,其中雲南段
466公里。法國殖民者力圖通過滇越鐵路控制雲南的對外交通命脈,壟斷雲南的商業。然而,作爲近代交通運輸工具和文化傳播工具,滇越鐵路也促進了昆明商業
尤其是對外貿易的繁榮,使昆明由內貿城市向外貿型城市轉化;爲引進先進的設備、技術和人才創造條件,推動了昆明工業的發展;還帶來昆明市政建設、消費時
尚、思想觀念等一系列的改變。昆明從一個封閉的邊疆古城一躍成爲中國與外部世界溝通的重要門戶。
 

滇越鐵路這是世界上僅存的惟一一條還在使用的米軌鐵路。西元1898年中國清朝政府同意法國修築法屬印度支那(今越南)至雲南的鐵路。鐵路由越南海防港至雲南省會昆明,全長855公里,軌距爲1米
其中,海防至老街一段在越南境內,計長389公里。1901年動工,1903年竣工通車。由河口至昆明一段爲滇境,計長466公里。1903年開
工,1910年4月1日竣工,翌年全線通車。滇越鐵路滇段修築歷時8年,共投資1.6545億法郎,開鑿隧道158座(合20多公里),橋梁173座,修
路死亡人數12000多人,其中10000余人死於河口到臘哈地地段,工程建築難度爲當時世界築路史所罕見。

雲南十八怪中說的“鐵路不通國內通國外”指的就是這條“滇越鐵路”,雲南段大部分在紅河州境內,山高水險,路況複雜,一百多年前法國人爲掠奪雲南的礦產資源而修築。"雲南十八怪,火車沒有汽車快",
雲南的火車爲什麽沒有汽車快?鐵路爲什麽不通國內通國外?這些奇怪的問題,牽涉到百年歷史、兩條鐵路和一座高原。百年滄桑話米軌"火車沒有汽車快",在很
大程度上,此說肇源於滇越鐵路。 滇越鐵路1901年開工,
1910年竣工,歷時9年。昆明至海防全線總長854公里。其中:雲南境內(昆明至河口)465公里;越南境內(老街至海防)389公里。工程耗資:
158466888法郎。築路工人:6.4萬餘。
滇越鐵路迄今已近百年,在這條百年老路上,列車至今仍在隆隆前行,從河口的中越鐵路大橋往南行,一路呼嘯,一天一夜
直抵越南民主共和國的港口城市海防。
若干年前,中國以鐵路和外國直接交通的地方並不多,在北方僅有中俄鐵路,而在整個大西南,就只有這條滇越鐵路了,若是論起誰更早,則滇越鐵路是當然的老祖
宗。雲南是中國最早擁有"國際鐵路"的省份,這個"中國第一"大約讓很多人覺得不可思議,也因此才有"雲南十八怪,火車不通國內通國外"。
滇越鐵路是法國人投鉅資修築的一項浩大工程。甲午戰後,大清帝國日益疲軟,西方列強主宰世事,以堅船利炮瓜分中國的局面業已形成。當時越南已被法國人控
制,成爲法國殖民地。法國人爲向中國滲透,於是出資修了這條連接中國和越南的鐵路。

    對於滇越鐵路的修建,近百年來中國人的評價更多是從民族情感的角度出發,否定的意見始終占上風。普遍認爲:這是一條喪權辱國的鐵路,是"法國殖民者瘋狂掠奪我雲南資源的鐵證"。在滇越鐵路全線竣工的1910年3月通車慶典日,當時的雲南陸軍講武堂教務長李根源宣佈全校放假一天
師生上街遊行,以示對清政府喪失路權的抗議。直至今日,這種斥責之辭仍然是主導性評價。
一百年前,法國人投入上億的法郎修築滇越鐵路。其用心是不言而喻的。當時的清王朝無力捍衛國家主權,聽任外國人在自己的領土上修路,確實使中國人的民族尊
嚴和民族情感受到了損傷。然而近百年來歷盡滄桑的滇越鐵路,除了一部"血淚史",就沒有什麽另外的價值嗎?
首先,這是一條代表本世紀初鐵路工程技術最高水準的鐵路。在雲南境內的465公里路段,有百分之八十在險惡的崇山絕嶺間穿行,坡度大,落差大,從海拔
2000多米至912米,有隧道150個,有橋173座。橋梁隧道工程在當時舉世無雙。其中河口的人字橋工程,在兩座絕壁之間以"人"形橫空飛架,不用一
根支撐墩,令人歎爲觀止,至今仍在中外鐵路工程教科書中列爲典範。這其中,有法國工程師的智慧,有中國工人的心血。近百年來,這條鐵路始終暢通無礙,這本
身就證明了這項浩人工程的質量。

   
其次,由於滇越鐵路的開通,使滇南開遠、個舊等工商城市得以在本世紀初即開文明之先。開遠成爲滇南商業重鎮;個舊因大錫經過滇越鐵路發往世界各地,又隨火
車輸入先進的生産設備及采選技術,使得個舊的采選冶技術在當時達到一流水平。30年代,個舊錫務公司即已開通與倫敦金屬交易所的熱線電報,隨時根據市場情
況做出生産決策。滇越鐵路成了雲南與國外商貿往來最直接的重要通道。再次,由於滇越鐵路的建成,火車運輸很快取代了從昆明到河口一線的馬幫運輸。據說當年迤南線(開遠、蒙自、蠻耗)上有兩千多匹馱馬,各種物資的運輸由迤南馬幫從昆明馱運到蒙自、蠻耗,再改用木船運達越南老街,再換船運往海防出日,全程耗時約一個月。在多山且落後閉塞的雲南,馬幫曾是全省各地交通運輸的一種主要方式。"山間鈴響馬幫來",
在都市人、外省人看來,極富詩情畫意,而對於趕馬人來說,那是艱辛、血汗和萬死不辭,故而才有"嫁女莫嫁趕馬郎"的民謠。時至今日,馬幫依舊穿行於一"些
偏僻的山區。馬幫讓位於火車,怎麽說也是一種進步和發展。
此外,據民國人羅養儒所著《紀我所知集》卷十八中有關滇越鐵路的記述,滇越鐵路的修築是最早採用"層層承包"機制的一個範例。全路分上、中、下三段,由法
國人發包與中國某鐵路建築公司;鐵路公司再將三段劃分爲若干節,每節設一個節長總承包;節長再將每節發包給大小工頭,大小工頭再將工程包給中國勞工;層層
承包,各負其責,一切工程費用均明碼實價,"洋人亦不敢騙賴包價也"。承包合約訂下後,外國工程師、技術人員約二三百名,活躍於全線路上,按技術標準監督
施工,一切"照理而行"。當時在築路工地上的外國人,有法國。義大利、比利時、瑞士、希臘、葡萄牙、西班牙等國,大部負責工程技術。或充當"節長"、"大
包工頭"等角色。
歷史地、唯物他說,滇越鐵路雖然是法國人在特定歷史時期所強行修築的,但鐵路交通本身所代表的進步與文明卻在近百年來産生了不可低估的影響,這也是不爭的
事實。

重溫滇越鐵路滄桑 百年米軌有望再現華彩
中新雲南新聞網  編輯:史廣林  發佈時間:2009-04-02

 
 中新社雲南新聞網四月四日電(記者 保旭 張敏)一九一0年建成通車的滇越鐵路在經歷了繁華和衰落以後,在抹去歷史的塵埃之時,又將如何在世人面前展示
其百年曆史之滄桑。記者今日從雲南紅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旅遊部門了解到,該州擬將滇越特路打造成為當地一條精品的旅遊線路,這條獨具歷史韻味的鐵路將以另
外一種形式重現昔日的華彩。

  滇越鐵路也稱昆河鐵路,是雲南省的第一條鐵路,一九0三年由法國政府修建。因軌距為一米,被稱為“米軌鐵路”,是如今中國惟一營運的米軌鐵路。
時至今日,滇越鐵路沿途還保留了眾多舊跡,包括中國最早的鐵路車站之一的碧色寨車站,中國現存最早的郵電局——河口郵電局,中國較早的海關建築——河口海
關,以及法國駐河口副領署、河口督辦舊址等文物古跡。

  如今,滇越鐵路漸漸淡出了人們的生活,昔日繁華一時的各大車站也漸漸安靜下來。記者日前踏訪了曾經作為滇越鐵路特等站的碧色寨。在這裡還可以找
到當年的車站、倉庫以及西式酒館、海關倉庫的舊址,但感受到的卻是寧靜和閒適。而就是這個不起眼的小村子,曾經被越南人譽為“小巴黎”。正因如此,更多的
中外遊客願意到此觀光,隨著歷史的腳印,感受百年米軌的滄桑。

  滇越鐵路在運輸功能上曾發揮過重要作用,尤其在中國抗日戰爭時期,作為接受國際援助和其他戰略物資運送的重要通道,這也造就了鐵路沿岸的城市發
展。隨著時間的推移,滇越鐵路也不斷發生著變化,尤其是在運輸功能上,由於鐵路自身的缺陷和昆明至河口的交通網路不斷完善,出現了“火車沒有汽車快”運輸
局面。二00五年,由於路基破損嚴重,鐵路老化等原因,客運完全停止,每天從昆明火車北站只有兩列貨車開出。甚至曾被提出停運拆除的意見。

  而多數有關人士則提出將滇越鐵路發展成為旅遊觀光鐵路的構想。紅河州旅遊局規劃科科長馮挺表示,滇越鐵路有揮之不去的百年曆史,沿途有獨特的自
然景觀和民族風情,在發展旅遊業上具有得天獨厚的優勢。今年紅河州政府部門在提出打造旅遊精品規劃中,將滇越鐵路作為重點規劃項目。目前,該項目還在進一
步規劃和協商中,預計今年四月作出整體規劃並報有關部門審批。

  近年來,紅河州政府部門已經開始重視滇越鐵路作為旅遊資源開發的問題,並聘請知名專家學者參與。中國文化部非物質文化遺產專家、廈門大學民族學
人類學系主任彭兆榮教授應邀,曾帶隊兩次對滇越鐵路沿線進行考察。
彭兆榮也曾坦言,橫亙于中國雲南和越南的滇越鐵路有潛力成為中國首條世界文化線路遺產。

  馮挺介紹,按照預想,滇越鐵路的旅遊線路推出後,遊客不僅可以行走于百年米軌,感受百年曆史的滄桑,還可以領略沿途十幾個少數民族獨特的文化和風情,也可以品嘗蒙自過橋米線、石屏豆腐及各種特產水果,“吃住行遊購”應有盡有。 (完)

引用資料
http://apingo.spaces.live.com/Blog/cns!1pSstepggzOb9Ull-5hes1XQ!4020.entry
http://big5.home.news.cn/gate/big5/www.yn.xinhuanet.com/travel/2009-04/21/content_16314546.htm
http://www.uuchina.com.cn/n514c86.aspx
http://big5.chinanews.com.cn:89/gate/big5/www.yn.chinanews.com.cn/html/shehui/20090402/94909.html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