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六四天安門事件(1989/6/3~4)

Posted: 2009/06/04 in 新聞與政治
以下言論不代表本人立場
將以各路人馬言論以及中立角度
張貼於中國大部分民眾無法得知之六四天安門實際報導


1989: Massacre in Tiananmen Square


Several
hundred civilians have been shot dead by the Chinese army during a
bloody military operation to crush a democratic protest in Peking’s
(Beijing) Tiananmen Square.

Tanks rumbled through the capital’s streets
late on 3 June as the army moved into the square from several
directions, randomly firing on unarmed protesters.

The injured were rushed to hospital on
bicycle rickshaws by frantic residents shocked by the army’s sudden and
extreme response to the peaceful mass protest.

Demonstrators, mainly students, had
occupied the square for seven weeks, refusing to move until their
demands for democratic reform were met.

The protests began with a march by students in memory of former party leader Hu Yaobang, who had died a week before.

But as the days passed, millions of people from all
walks of life joined in, angered by widespread corruption and calling
for democracy.

Tonight’s military offensive came after several failed attempts to persuade the protesters to leave.

Throughout the day the government warned it would do
whatever it saw necessary to clamp down on what it described as "social
chaos".

But even though violence was expected,
the ferocity of the attack took many by surprise, bringing condemnation
from around the world.

US President George Bush said he deeply
deplored the use of force, and UK Prime Minister Margaret Thatcher said
she was "shocked and appalled by the shootings".

Amid the panic and confusion students could be heard shouting "fascists stop killing," and "down with the government".

At a nearby children’s hospital operating
theatres were filled with casualties with gunshot wounds, many of them
local residents who were not taking part in the protests.

Early this morning at least 30 more were
killed in two volleys of gunfire, which came without warning. Terrified
crowds fled, leaving bodies in the road.

Meanwhile reports have emerged of troops
searching the main Peking university campus for ringleaders, beating
and killing those they suspect of co-ordinating the protests.


王維林阻擋坦克車隊前進。

      

    
    

    

    


六四事件,是指主要由北京學生和知識分子為了爭取民主和自由,在北京天安門廣場發起的一場抗議示威活動。同年,世界其他主要的共產主義國家紛紛發生政變

胡耀邦的逝世成為了這次抗議示威的導火線,北京各大高校學生為胡耀邦舉行的悼念活動在數日內迅速演變成大規模的抗議示威。在胡耀邦的追悼會當日,聚集在天安門廣場上的人群有數十萬之多。儘管缺乏一致的目標和統一的領導,但抗議群眾普遍反對政府中存在的權威主義並提出了經濟改革與政治民主化的訴求。除了出現在北京天安門廣場附近的抗議人群,全國其他城市也相繼爆發了大規模的抗議活動,這些活動一直和平的保持到了最後。

抗議示威活動從4月15日開始至6月4日共持續了七周時間,中國政府為結束抗議活動,動用了軍隊強制驅散人群並爆發了軍民衝突,造成大量的傷亡。中國官方公布的數據是:241人死亡(包括士兵),7000多人受傷;但中國紅十字會和一些學生組織報告稱有2000—3000人死亡。

鎮壓結束後,政府展開了一系列打擊活動,包括抓捕此次事件的相關人士,打壓全國各地的抗議示威,限制外國新聞社的採訪活動,控制國內媒體的報導。很多曾公開對抗議群眾表示理解和同情的黨內人士遭到了清洗,包括趙紫陽在內的一些高級官員遭到了軟禁。中國政府實行的武力鎮壓也受到國際社會普遍的譴責。

簡介

事件發端於前中共中央總書記、改革派領袖胡耀邦的猝逝。[6]當時北京各大高校學生發起悼念活動,數日內迅速演變成大規模的遊行,學生除了要求中共中央肯定胡耀邦「民主、自由、寬鬆、和諧」的觀點,亦提出反貪污,反官倒、解放報禁、增加教育撥款、並提出民主選舉部分領導人等要求。[7]

中共中央初期對處理學潮並未取得一致看法,一方面《人民日報》在1989年4月26日發表四二六社論,將學潮定性為「資産階級自由化動亂」[8],引發學生極強烈迴響,號召更多學生返回廣場,但另一方面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5月4日發表五四談話,肯定學生熱情,紓緩學生的不滿。

5月13日學生發起絕食,學生情況廣受報導,學運終於演變成全國各界大示威,中共領導層的矛盾亦日益突顯,最終趙紫陽胡啟立等中共開明派領導人下台,北京實施戒嚴,解放軍集結市郊。

6月3日夜間至6月4日凌晨,解放軍開進北京城,與民眾爆發嚴重流血衝突,抗議活動隨鎮壓而結束,但餘波未了。事後,全國展開大規模緝捕行動,趙紫陽所代表的開明派倒台,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際形象受重挫,歐美多國向中國大陸實施不同程度制裁。中國大陸改革陷入困局,這種情況直到鄧小平南巡和安排新一屆領導上台才有所緩解,但終究未能消除派系矛盾,中國大陸短暫的自由氣氛隨之消失,政治改革停滯不前,自此中央加強對傳媒、以至後來的網際網路規管;事件亦在香港等地引發連串政治效應。

學運起端於對突然於4月15日病逝的前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的悼念活動,學生透過悼念表達對社會各種弊端的不滿,並隨著民眾對反官倒、反腐敗、自由、民主的呼聲高漲,學潮最終漫延全國。期間北京城區實施戒嚴,但未能完全平息民間抗議,在各派系互相角力下。1989年6月3日晚,中共中央最終出動解放軍進行武力驅散,並與北京群眾發生流血衝突。

事後,中國政府繼續抓捕這次事件的有關人士,包括學生工人知識分子及與軍隊正面衝突的群眾。大批民運人士開始流亡海外
至今都未能回國;一部分普通參与者被抓捕及監禁、判處死刑,主要是因為燒軍車,裝甲車,殺死解放軍。由於各種信息亦真亦假,政府從此長期封鎖有關信息,以
免造成思想和政局上的混亂。但正由於長期的信息封鎖,六四事件令中國民眾及各國對中國大陸政府的負面形象日益加深,以致相當部分人對該政府甚為不滿,處處
與之為敵,尤以中國領導人出訪時經常受示威人士抗議。

趙紫陽下台

六四事件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來到天安門廣場與大學生們見面。後右二為時任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的溫家寶,溫家寶2003年成為國務院總理

趙紫陽披露鄧小平仍然為中共掌舵人後,鄧小平成為外界抨擊對象。5月17日,政治局常委在鄧小平家中召開會議,李鵬等常委把矛頭指向趙紫陽,認為局勢難以控制是他一手做成,並強烈要求採取果斷措施,終止學潮。有說法[45]指趙紫陽當晚以「不能認同大多數常委意見」為由,提出辭去總書記一職。

翌日清晨,趙紫陽李鵬等人前往醫院探望因絕食學生後,趙紫陽當即撰寫辭職信,內容說「我對小平同志和常委會議作出的關於在北京實施戒嚴的方針,沒有辦法執行。我還是保留我原來的意見。為此,我請求辭去中共中央總書記、中央軍委第一副主席的職務。」信件送交楊尚昆,楊尚昆把信件扣下,並勸趙紫陽顧全大局,收回請辭。[46]同日李鵬和學生領袖在人民大會堂會晤50分鐘,雙方態度強硬,不歡而散。

5月19日凌晨4時50分,趙紫陽突然前往天安門廣場,含淚向學生道歉、勸學生撤退、並承諾政府不會秋後算賬,「你們不像我們,我們已經老了,無所謂了。」趙紫陽講話後向在學生鞠躬,學生們十分感動,或鼓掌、或哭泣,紛紛請趙紫陽簽字。這亦是趙紫陽下台前最後一次公開露面。[47]

5月19日中共中央與國務院召開黨政軍部大會,由電視現場直播,李鵬強調政府必須迅速扭轉亂局,呼籲黨政軍各級幹部緊急動員,並宣布調動解放軍進駐北京市郊。此時外界已注意到,趙紫陽及胡啟立並未列席,斷言趙已失勢。

頒布戒嚴令

趙紫陽夜會學生約5個小時後,北京戒嚴令正式下達。5月20日早上10時,李鵬在電視上頒布北京部分地區戒嚴令,軍隊開往天安門,學生緊急到各入城路口攔截軍車。當夜從外地調進北京的部隊,分乘卡車、裝甲車和坦克,從丰台六里橋沙子口呼家樓等處向天安門廣場方向前進,被市民和大學生阻攔。該戒嚴令至1990年1月11日才解除

木樨地及長安街

6月3日星期六,中共中央決定清場。當天下午4時,楊尚昆李鵬喬石姚依林等召開軍政會議。根據張良在《中國六四真相》一書中透露,會議決定「如遇阻攔,戒嚴部隊可以採取各種自衛措施和一切手段予以排除」[61]。當晚6時半開始,戒嚴部隊透過廣播器、電台、電視,例如中央電視台等等反覆進行廣播,發出《緊急通知》,內容說:

「戒嚴部隊、公安幹警和武警部隊有權採取一切手段強行處置,一切後果由組織者肇事者負責。「全體市民要提高警惕,從現在起,請你們不要上街去,不要到天安門廣場去。廣大職工要堅守崗位,市民要留在家裡,以保證你們的生命安全。

晚上10時後,天安門與長安街的形勢急轉直下。軍隊入城後遭到市民阻撓,軍隊開槍,其中木樨地是死傷最多的焦點。該處聚集數千人,部分人用碎磚頭砸打軍隊,軍隊立即一排排沖上大橋,邊喊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口號,邊向投石頭的市民開槍。

根據《天安門》訪問紀錄片描述:從這時起,軍隊時而向天開槍,時而對正人群掃射,有人中彈倒下。民眾不斷向後退,高喊:「法西斯!流氓政府!殺人犯!」軍隊用衝鋒槍向罵聲掃射,約百名學生和市民倒在血泊中,大部分立刻被送往旁邊的復興醫院。[64]天安門》影片指,解放軍直接在長安大街向市民開槍[65]趙洪亮表示,他身邊有5個人倒在地上,他們就往回跑,又說:「一方面心裏是害怕的狀態,但是也有一方面呢趕緊把人名單給燒了吧」[66]
另一位徵文大賽作者凹凸形容:復興門外大街兩旁的市民從自家窗戶上探出頭來痛罵,也有人從窗口上往馬路上投東西,軍隊開槍還擊,從木墀地到全國總工會約五
百米左右的路段,兩旁建築物都被打得火星四濺,其中22號樓、24號樓兩幢部長樓有3人在樓上被子彈打死,作者凹凸指當中包括人大法律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宋汝尊的女婿[67]

根據BBC
場報導,解放軍從卡車上不分目標的向人群射擊;在天安門廣場的一次掃射中,她自己被屍體絆倒,幾碼之外被當場射殺的還有兩人,重傷倒地不起的兩人;之前北
京某兒童醫院20分鐘內送來40多名遭槍擊的重傷者,其中包括婦女和老人,不少人是在自己家中中彈,其中有兩人已死亡。中槍者包括徒手阻攔軍隊的平民以及
旁觀的民眾,也包括現場搶救的醫務人員,但她所提供的影片,卻完全影不到任何屍體或槍傷[68]北京體育學院學生方政表示,他雙腿被軍隊坦克輾壓[69]吳仁華亦表示,至少五人被壓死,九人被壓傷[70]。有說一些死者遺體被戒嚴部隊埋在各處,但說法並未得到證實。

根據香港電台張偉國引述[71]綜合外電報導,6月3日晚上十時過後,天安門以西約四公里的復興門傳出鎗聲。據目擊者說,軍隊向堵塞他們前進的群眾開鎗,有最少逾三十人死亡,二百多人受傷。傷者入夜後仍不停被送往復興門外醫院。

官方並沒有透露實際開槍時間,陳希同後來在報告中只說,晚10時前後,部隊仍然採取了極其克制的態度。

二十年的反思

中國大陸在經歷了「六四」二十年後,當年提出的民主化改革沒有進步,仍是一黨專政,基層尚沒有實行民主選舉。由於經濟發展與政制改革不平衡,導致社
會矛盾日益激化,工人與農民受到大財團的侵害,部分地方政府與財團相互勾結。大陸的貪污腐敗越來越嚴重,大批貪官、黑錢流出中國,造成國家大量的損失。人
民對此是顯得無奈,這都是因為政策漏洞而造成的。[131]

香港特首曾蔭權與親建制派認為香港人應該忘記「六四」,民主泛則堅持「毋望六四」,民間則有不同看法。由於教育部門刻意淡化六四事件,人們認為要充分認識歷史。

台灣歌曲創作

家在山的那一邊

1989年5月27日香港跑馬場50萬人聲援北京學生抗議中共、反貪污、反腐敗的民運史無前例的籌款音樂會──《民主歌聲獻中華》。鄧麗君在頭頸上掛了一塊牌子,上面手書「反對軍管」,演唱了《家在山的那一邊》歌曲。據說當時負責轉播的無綫電視為免惹怒北京,多次刻意在鏡頭上遷就,避免她的牌子在鏡頭前出現。[3]

演唱前,她說到:

非常謝謝,大家這麼熱心,在香港大家聚在一起,努力爭取民主,我練習了一首歌,這首歌是從來我也沒唱過,我想也很少人聽過,希望大家聽了以後,就知道我心裏想說些什麼。

龍的傳人

主條目:龍的傳人

《龍的傳人》是侯德健最具有影響力的作品,作於1978年美國與在台的中華民國斷交而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之時。在學潮中,侯德健將此歌的歌詞做了稍許改寫,把「四面楚歌是姑息的劍」改為「四面楚歌是獨裁的劍」,把「黑眼睛黑頭髮黃皮膚,永永遠遠是龍的傳人」改為「不管你自己願不願意,永永遠遠是龍的傳人」,並在《民主歌聲獻中華》的演唱會中演唱經改動後的《龍的傳人》。

在六四後期,侯德健到天安門廣場參與絕食,成為著名的「四君子」之一。《龍的傳人》是當時大陸最流行的歌曲之一,侯德健常與廣場上的學生一同合唱此曲。

6月3日晚,3-4萬的台灣民眾在台北中正紀念堂前靜坐及合唱,晚上11時20分,兩岸接通了電話,開始兩岸對歌活動。北高聯表示學生們現在受到很大的威脅,但是他們決不退縮。台灣民眾熱烈鼓掌,並隨後集體合唱《龍的傳人》。在凌晨零時20分,從北京到台北的電話聲再次響起,隨後兩岸的聯繫中斷,北京屠城的消息不久傳到台灣,而中正紀念堂前的民眾一直堅持到天亮。《龍的傳人》成為當晚的主題曲。

   

李建復 – 龍的傳人
作詞:侯德建 / 作曲:侯德建 / 編曲:陳志遠
 
 
 遙遠的東方有一條江 它的名字就叫長江
 遙遠的東方有一條河 它的名字就叫黃河
 雖不曾看見長江美  夢裡常神遊長江水
 雖不曾聽見黃河壯  澎湃洶湧在夢裡
 
 古老的東方有一條龍 她的名字就叫中國
 古老的東方有一群人 他們全都是龍的傳人
 巨龍腳底下我成長  長成以後是龍的傳人
 黑眼睛黑頭髮黃皮膚 永永遠遠是龍的傳人
 
 百年前寧靜的一個夜 巨變前夕的深夜裡
 槍砲聲敲碎了寧靜的夜 四面楚歌是姑息的劍
 多少年砲聲仍隆隆 多少年又是多少年
 巨龍巨龍你擦亮眼 永永遠遠的擦亮眼
 巨龍巨龍你擦亮眼 永永遠遠的擦亮眼

歷史的傷口

主條目:歷史的傷口

詞:林秋尊梁弘志陳樂融、童安格、鄭華娟劉虞瑞

曲:小蟲、沈光遠、李宗盛李壽全、梁弘志、陳美威、陳復明、童安格、張洪量黃韻玲

演 唱:小虎隊、王新蓮、伍思凱、文章、沉光遠、李宗盛、知己二重唱、邰正宵、金素梅、城市少女、姜育恆、星星月亮太陽、馬玉芬、馬兆駿、陳美威、陳復明、童安格、張雨生、張信哲、張洪量、張淘淘、曾慶瑜、張鎬哲、黃韻玲、葉歡、鄭怡、蔡幸娟、憂歡派隊、羅紘武

合 聲:沈光遠、李宗盛、馬兆駿、陳美威、陳復明

這首歌由經趙少康發起,由飛碟滾石可登寶麗金四家唱片公司合力製作,以歌聲聲援大陸學運,十二位作詞人及作曲家經過兩天兩夜不眠不休的工作後於1989年5月27日完成詞曲的創作。歌曲製作完成後通過各種管路向大陸宣傳,而此作品也是張洪量作曲之張雨生遺作。

     

【歷史的傷口】歌詞資訊:

歷史的傷口

矇上眼睛,就以為看不見,掩上耳朵,就以為聽不到

而真理在心中,創痛在胸口,還要忍多久,還要沉默多久

如果熱淚可以洗淨塵埃,如果熱血可以換來自由

讓明天能記得今天的怒吼,讓世界都看到歷史的傷口

矇上眼睛,就以為看不見,掩上耳朵,就以為聽不到

而真理在心中,創痛在胸口,還要忍多久,還要沉默多久

如果熱淚可以洗淨塵埃,如果熱血可以換來自由

讓明天能記得今天的怒吼,讓世界都看到歷史的傷口

啊……啊……



矇上眼睛就以為看不見,掩上耳朵就以為聽不到

而真理在心中,創痛在胸口,還要忍多久,還要沉默多久

如果熱淚可以洗淨塵埃,如果熱血可以換來自由

讓明天能記得今天的怒吼,讓世界都看到歷史的……傷口

啊……啊……

啊……啊……啊……啊……啊……

啊……

沒有煙抽的日子

詞 王丹 曲 張雨生

1989年學生運動期間,王丹以筆名「星子」在北京報章上發表了一首詩,題為「沒有煙抽的日子」。台灣創作歌手張雨生讀了這首詩,便為它譜了曲,並在專輯上說:「我不想騙你,寫這首曲子,我有著神秘的亢奮和驚異的心情。那天夜裡直到完成了歌,還持續高昂的情緒,失眠至早上七點多。對學運,這曲子不是什麼註腳,是積鬱了我心底對中國人的悲憫。」

     
歌名:沒有煙抽的日子
附註:
語言:國語, 曲長:5m12s
作曲:張雨生, 編曲:Koji Sakurai
監製:, 填詞:王丹

沒有煙抽的日子 沒有煙抽的日子
我總不在你身旁
而我的心裡一直 以你為我的唯一的
唯一的一份希望

天黑了 路無法延續到黎明
我的思念一條條鋪在
那個灰色小鎮的街頭
你們似乎不太喜歡沒有藍色的鴿子飛翔 啊~

手裡沒有煙那就劃一根火柴吧
去抽你的無奈
去抽那永遠無法再來的一縷雨絲 喔~

在你想起了我以後
又沒有煙抽的日子 喔~

《想念我》專輯,飛碟唱片發行,1989年9月25日。


六月四日(我還活著)

出自童安格1989年的專輯《夢開始的地方》。1990年中國唱片總公司將此專輯引入內地,並將專輯名改為《童安格新曲》,但是沒有收錄《六月四日》。正是這張專輯使童安格在內地全面走紅。現在大陸的許多音樂網站收有原版的《夢開始的地方》,《六月四日》這首歌也很容易被點播和下載。

 

鋼鐵的心

蘇芮

鋼鐵的心作詞:陳樂融 作曲:陳志遠 編曲:陳志遠

用心呼喚 親愛的兄弟 曾經與你扺擋昨日的風雨
多少個夜輾轉在夢裡 呼嘯聲依舊清晰

*用心呼喚 親愛的兄弟 曾經與你攜手期待著黎明
 鮮血淚滴 不能夠忘記 讓我們併肩同行

#我們的心像鋼鐵的心 穿過烈焰在火中升起
 昨天的夢在今天重聚 為歷史寫下永恆的詩句

Repeat *,#

我們的心像鋼鐵的心 生命有盡而希望無盡
用我熱血再一次奮起 就算無名也頂天立地 就算無名也頂天立地

漂亮的中國人

侯德健

漂亮的中国人
词曲:侯德健
爱自由的朋友
展开我们的翅膀
有良心的朋友
敞开我们的胸膛
为民主的朋友
握紧我们的双手
丑陋的中国人
今天我们多漂亮
一切都可以改变
一切都不会太远
不愿被压抑的朋友
挣开自己的枷锁
丑陋的中国人
今天我们多漂亮
一切都可以改变
一切都不会太远
把耳朵竖起来
谁也不许再撒谎
把眼睛睁开来
谁也不许歪曲真相

深度專訪侯德健

週六22:00-24:00及周一凌晨04:00-06:00 播出 (CST)。FM98.1 News98電台。大台北地區以外請利用線上收聽 www.news98.com.tw 點選「線上收聽」鏈結即可。

遺忘的力量往往比我們想像的更巨大。現在你去校園裡問問隨便一個台灣青年,侯德健何許人也?別說他們多半不會知道侯德健寫過的那些歌,連他九十年代變身成為易經卜卦權威的事蹟,也都成為古老的歷史了。


而,他絕對是七十年代以降,華文世界最有才華、最大氣、最精彩的創作歌手之一。只要專心聽過,你大概很難忘記:「捉泥鰍」、「那一盆火」、「歸去來兮」、
「酒干倘賣無」……當然還有「龍的傳人」,一首讓他揚名立萬、卻又終身難以擺脫的歌。一首既是祝福、也是咒詛的歌。

因為始料未及
的種種歷史曲折,侯德健在海峽兩岸流行音樂史的地位,似乎有意無意被淡忘了。他曾說:「政治本該是人的一部分,人不應該是政治的一部分。」然而事與願違,
他這半生的浪蕩顛簸,幾乎都和「政治的一部份」難分難解:台美斷交激出了「龍的傳人」一曲轟動華人世界,接著發生時任新聞局長的宋楚瑜「改歌詞風波」,然
後他一面被捧成了民族英雄,一面被逼著要為「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大同盟」寫主題曲,不願從命的侯德健,在兩岸阻絕的戒嚴時代,竟拋下髮妻稚子,取道英國,進
入中國大陸。那是1983年6月4日──老天爺似乎用這個日期,預先為他的未來做了個記號。

侯德健出走時,鄭怡的《小雨來得正是時候》專
輯剛要開工,這下製作人出缺,唱片公司緊急找了李宗盛代打,結果專輯一炮而紅,開啟了「製作人李宗盛」的輝煌時代。另一方面,《搭錯車》電影主題曲「酒干
倘賣無」卻遭波及,在電影原聲帶專輯中只剩下演奏版本,這倒沒有影響這首歌的流行,儘管要等到好幾年之後,台灣的市面上纔終於能夠買到這首歌…。


德健在大陸待了七年,這七年正巧是海峽兩岸政治社會變動至為劇烈的時代。他把先進的編曲、錄音、製作觀念帶到了大陸,改變了中國流行音樂的歷史,又因為身
份特殊,所受挾制較少,使他比較可以說些做些旁人不方便說或做的事。侯德健在大陸仍然一本「禍頭子」性格,動見觀瞻,頗受爭議。關於他的行事、為人、乃至
於私生活種種,經常引發議論,但對八十年代的大陸音樂人來說,侯德健在大家狂聽鄧麗君、劉文正、費玉清的時代,堂堂揭示了「另一種流行音樂」的可能──他
是帶來搖滾火種的普羅米修思。

1989年夏天他參與了北京民運,在天安門廣場的帳篷裡,只有一隻手電筒的照明,他彈唱新寫的「漂亮的中國
人」,那畫面傳遍了全世界。六月初,他和另三位知識份子發起絕食,四日坦克開進廣場,之後種種,已是眾所周知的歷史。事後,侯德健一段「沒有看到坦克在廣
場上衝壓學生」的談話被擴大解釋為替鎮壓行為塗脂抹粉,羅大佑並因此事在港報專欄以髒話痛罵侯德健。

1990年夏,侯準備邀請海外媒體開
記者會,呼籲當局釋放六四之後被羈押的政治犯,中共終於再也無法忍受這位不請自來的「禍頭子」,軟禁他一段時間之後,把他載到台灣海峽中線,逼他登上一艘
漁船,把他趕回了台灣。坐漁船「偷渡」返台的侯德健,在台灣也成為眾矢之的,許多人對他當年的「叛逃」耿耿於懷,他變成了在海峽兩岸都不受歡迎的人物。侯
在台灣做完《下去不》專輯之後,移民紐西蘭,從此十幾年,再無專輯發表,他幾乎等於離開了音樂圈。

之後,他搖身一變成了易學大師,出了預言大未來的書,開了算命網站,繼而投身電影圈,集資要拍電腦動畫……然而對許多歌迷來說,這已經不是我們熟悉的侯德健了。

近年,侯德健的行事很低調。2005年「民歌30年」演唱會上,他登台和李建復合唱「龍的傳人」,是他多年來首次站上音樂舞台。據他說,那幾年他有嚴重的焦慮症,害怕人群,經常長時間足不出戶,在那場演唱會現身之前,他下了極大決心,纔終於走出家門。


陣子,他的狀況好多了,2008年九月,他參加了在大安森林公園舉辦為余光中慶生的「詩與歌的迴旋曲」演唱會,適逢「龍的傳人」問世卅週年,他再度和李建
復合唱這首改變了他倆一生的歌,並且發表了他口中「十六年來的第一首新歌」:「轉眼一瞬間」,那是他2006年終於獲准重返大陸之後,百感交集寫下的作
品。當天我和家母陶曉清一起主持,在側台聽著李建復唱這首新歌,十分震動,我知道侯德健胸中那一盆音樂之火,仍然熊熊燃燒著。

當天晚上的慶功宴上,我斗膽邀請侯德健來上節目,他一口答應了。我沒有想到這是他將近十年以來第一次上廣播談自己的音樂生涯。兩小時不到的節目,恪於篇幅,許多想談能談的來不及說,但總算是起了一個頭,也總算完成了我做廣播多年的一則心願。

彈唱詞 (別後)

羅大佑

羅大佑 – 彈唱詞 (別後)
作詞:羅大佑 / 作曲:羅大佑 / 編曲:羅大佑      
     
 手指勾一勾 兩人心在此
 眼神兜一兜 可愛的樣子
 轉身掉頭去 誰的俏身影
 別時多珍重 別後見真情
 嘿喲哼嘿喲 天地的真情
 
 人在世間上 誰無親父母
 血肉身連心 養大焉知苦
 同在世間生 同耕世上土
 同擔日月天 同甘人世福
 嘿喲哼嘿喲 天地的賜福
 
 人在江湖上 幾多恩怨尤
 本是同根生 何以自相剖
 血染生靈心 誰人凶刃手
 絕滅天理處 誰人在怒吼
 嘿喲哼嘿喲 天地的怒吼
 
 人在風塵中 隨風四飄流
 好惡終有報 只分遲或早
 海闊天空心 長比日月久
 頂天立地身 只為換自由
 嘿喲哼嘿喲 天地的自由
 
 嘿喲哼嘿喲 天地的自由
 嘿喲哼嘿喲 天地的自由
 嘿喲哼嘿喲 還我的自由
 嘿喲哼嘿喲 還我的自由

侏儒之歌

羅大佑

「五千年專制恭請你來肅清 可是誰又能替你洗淨雙手血腥」

「侏儒之歌」的歌詞當然不見容於大陸的言論尺度,於是很難找到

完整版的全文,姑且貼在下面,要聽的話自己想辦法去抓囉。

【侏儒之歌】

手兒要拉 手兒握緊

遠方的巨人招手你要小心

風雲的面孔 時代人物

手拿著槍桿永遠為了人民

長征的路 坎坷不平

闖進了天安門就來到北京

鬥爭的市場指數迷惑

革命的教條象股票的行情

五千年專制恭請您來肅清

小心革別人命的角色被人革命

裡子要抓 面子要緊

馬克思先生送走幾條人命

光榮的政府同胞的鮮血織成

偉大的勝利結果獻給人民

五千年專制恭請您來肅清

可是誰又能洗凈您的雙手血腥

手兒要拉 手兒握緊

走近的侏儒笑容你要小心

風雲的面孔 偉大人物

手拿著槍桿永遠為了人民

紀念日

齊秦

歌名:紀念日
附註:
語言:國語, 曲長:0m0s
作曲:虹, 編曲:
監製:, 填詞:羅聖爾

  
擋著你或許是你兒時的回憶看著我面對人群感到無法抗拒
靠著你或許是你心愛的伴侶是不是曾有一天最值得紀念
別問我最後要向何處走我不在乎這一些感覺停留
別問我要為愛情付出什麼從現在直到日月不再交錯

最初的日子 我定下一個紀念日
現在的日子 我定下一個紀念日
這樣的日子 我定下一個紀念日
傷心的日子 我定下一個紀念日

擋著你或許是你心中的憂慮看著我面對人群感到無法抗拒
靠著你或許是你心愛的伴侶是不是曾有一天最值得紀念
別問我最後要向何處走我不在乎這一些感覺停留
別問我要為愛情付出什麼從現在直到日月不再交錯

最初的日子 我定下一個紀念日
現在的日子 我定下一個紀念日
這樣的日子 我定下一個紀念日
傷心的日子 我定下一個紀念日
今天的日子 我定下一個紀念日
未來的日子 我定下一個紀念日

你的背後還有我們

詞 鄭華娟 曲 小蟲

演唱 張信哲、黃品源、蘇芮、梅艷芳、崔健、王菲和黃貫中 該作品是陳奕迅新舊公司(即新藝寶及華星)聯合製作之梅姐遺作

你的背後還有我們
演唱:張信哲

含著眼淚看著前途 那叫希望不叫苦
誰說幼小的肩膀扛不住 為了未來我不哭

沉默是我們堅持的靈魂 那叫勇敢不叫輸
言語哪能說的盡憤怒 為了將來永不退步

追求心中理想的國度 誰能分散我們的在乎
追求自由的每一個腳步 看清楚 再大的困難也要去克服
請你勇敢再向前 因為你的背後還有我們
讓那陽光溫暖我們每個人 因為你的背後還有我們

李鹏下台平民愤

《李鹏下台平民愤》嵌字诗的来龙去脉

最近轰动公众舆论的《人民日报(海外版)》刊登"李鹏下台"的嵌字诗的消息传出
後,本报记者从北京方面得知,人民日报社没有确凿证据证明发稿编辑是有意为之,
而且原稿分栏抄於方格稿纸上,确也不易辨识所嵌字句,遂准备将此事按工作失误处
理。又据悉,此诗正发於人大召开之前,且经外电报导,已在北京传开。中国方面相
当恼火。但考虑到"海外版"在国内个人订户很少,也只宜低调处理。
《新闻自由导报》记者在洛杉矶同学帮助下,已找到嵌字诗作者,并作了简短采访。
以下是采访纪要及嵌字诗的第一稿和最後定稿。

记者∶请问您是怎样想起写嵌字诗这个主意的?
答∶这还是一年前的事情了。天安门"六.四"的是非功过,自有後人去道长说短,
但它居然以屠杀为收场,这不能不引起我的忧虑和愤慨。我以为这一切原是可以而且
应该避免,差在就差在当时对李鹏的恶劣态度上。当时大家对李鹏的失望和痛恨,恐
怕与从前大家对北洋军国和蒋介石政府差不多了。荒谬的是,民愤岂可灭?但同学们
除了聊天泄愤之外,多有无可奈何之感。记得古人曾用"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
的词句,幽默地抗议满清政府的横行,今日何妨不来个继承传统,如法泡制一点新笑
话来泄一下民众之愤呢?於是我拼凑了几句歪诗,比一些想言不不敢言的"自由"言
论,挟杂於其中,以求得友人们会心的一笑。我想这是有利於当时大家的身体健康的

记者∶能讲一讲创作经过吗?
答∶这首诗写了两稿,最後定稿其实是几个人的共同工作(见附件)。友人们读後觉
得份量太轻,不足以表达大家的心情。有人说得"平民愤"才行。於是又加修改,几
易其稿,终於定成投稿时的文字。读起来也不很牵强附会了。大家叫好,提议乾脆加
一小序,堂堂正正地投送《人民日报》,让"奇"文天下共欣赏。大不了浪费45分美
金的邮费。投出以後,如石沉大海,本来大家对它不抱什麽希望,一个玩笑而已。不
料一年以後居然刊登出来了。这下子大家都乐坏了,真是抚额相庆,拍手称快,好像
李鹏真的不久了一样。

记者∶现在这首诗已经引起了世界的注意,您有什麽感想吗?
答∶我一方面是感谢人民日报某位编辑,偶而一个疏忽而让它与广大读者见了面,为
大家增添了一个茶馀饭後的谈笑小品,尤其是正当政府换届的时刻。另一方面,却是
对不起那位编辑,唯恐此事给他带来麻烦。这原是我未及想到而且不愿去想的事。但
愿其上级领导是明理之人,大火而不殃池鱼,让那位无辜的编辑顺利过关,以解除我
的内疚之情。

记者∶您不想对我们的读者说几句话吗?
答∶这原是小事一桩,希望不要引起轩然大波。如果言论真的广开了,大家有了说话
的地方,这种把戏也不会再有人玩了。

(初稿)
春风吹拂摧桃
海外学子展
重任在肩大力
勇攀高望北京
天生我该报国
振兴中华精神
定叫神州添
东方报晓分外

(定稿)
七律.元宵
元宵佳节之夜,登格里菲斯天文台,隔洋望乡,赋句自勉

东风拂面摧桃
鹞鹰舒翅展
玉盘照海热泪
游子登思故国
休负生报国志
育我胜万金
起直追振华夏
且待神州遍地春

注: 这首诗刊登在(海外板)一九九一年三月二十日第二版

趙紫陽軟禁中的談話英文:Zhao Ziyang: Captive Conversations)是由趙紫陽的同鄉摯友宗鳳鳴記述整理,由香港開放出版社出版的圖書。

副書名
外文名 Zhao Ziyang:
Captive Conversations
類型
作者 宗鳳鳴
譯者
出版商 開放出版社
發行商
發行地區 中國香港 中國香港
發行日期 2007年1月11日
創作時間 1991年-2004年
語言 繁體中文
銷售量
頁數 399
售價 HKD 98
ISBN 9627934216

《趙》記述了從1991年7月2004年10月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被軟禁16年間,宗鳳鳴以氣功師的名義前往趙被軟禁北京
強衚衕6號看望,並從中相互交流思想和情報,探討中國社會政治的發展。而作者在每次談話回去後都會迅速把談話內容回憶記錄整理,從而整理出此書。書中收錄
了100篇趙紫陽的訪談錄,除了作者本人與他的談話,還有一些私下安排的對趙的訪問記,大部分為首次正式發表。其中有趙紫陽對六四事件內情的披露,對當時領導人執政的看法與評論等等,從中可以看出趙被軟禁到去世十多年間的思想軌跡,是為數不多關於趙紫陽的一手資料。據書中「出版前言」所述,此書書稿作者曾交予趙紫陽本人審閱。

此書出版時作者收到當局的壓力,公安曾數次上門找宗鳳鳴談話,並威脅家人要是出版此書就是反革命[1]。其後宗鳳鳴在2007年2月心臟病發送院搶救治療,數月前才回家休養

其他新聞

美檔案:六四事件是屠殺行為

自由
更新日期:2009/06/03 04:09

〔駐日特派員張茂森/東京二日報導〕日本「產經新聞」今天報導,美國政府在六四天安門事件廿週年前夕公佈的天安門機密檔案指出,美國在一開始時就掌握,整個事件的特徵是很明確的屠殺,中國人民解放軍當時的目標是鎖定非武裝學生、民運人士與一般民眾,文件的總結是「單方面的屠殺行為」。

「產經」發自華府的報導指出,美國剛解密的天安門機密檔案,是美駐中外交官在一九八九年六月三日晚上到四日早上,在北京長安街現場目擊的過程,由當時美國大使李潔明向美國國務卿與國安會秘密提出的報告。

美外交官現場目擊

報告內容特別對中國軍方在長安街的兩次槍擊,分別以「兩次屠殺」與「大屠殺」形容,在總結上,認定「該項流血的悲慘事件,全是中國軍方單方面對民運人士、一般民眾與非武裝學生的屠殺行為」。


機密報告具體指出,「中國人民解放軍以來福槍鎖定民運人士,同時以機關槍掃射參加抗議活動的一般民眾」。「(六月四日)兩點三十分,約一百名解放軍分佈在
歷史博物館旁邊的街道,當槍頭對準四十公尺東邊的示威群眾時,示威的群眾就立刻躲到障礙物的後面……數分鐘之後再度回到街上,把同伴的屍體推上手拉車,再
回到原來的地方」。

「五點三十分,五十輛裝甲車和坦克通過東長安街,當憤怒的群眾叫喊時,在吉普車上的解放軍就開始用機槍掃射,大約掃射十五分後,……二十五到三十人已經倒地」。

「六點二十分,大約四十輛裝甲車、坦克與軍車排成三列進入東長安街到達天安門廣場,向民運人士和學生進行激烈射擊,多數人死傷」。

報導說,美國政府長期以機密方式處理這項文件,主要是考慮到美、中政府對天安門事件解釋的不同。

此外,國際間聲援中國人權聲浪近日也逐漸加大,國際特赦組織二日就發表聲明,指責北京當局對試圖探討「六四」事件的人進行各種打壓,像「天安門母親」組織的領導人丁子霖等人,目前仍遭中國公安不時騷擾和監視。聲明中並要求中國政府,對當年事件真相進行公開、獨立的調查。

六四20周年前夕 中共擴大網禁

台灣醒報
更新日期:2009/06/03 11:53
楊舒婷

【記者楊舒婷綜合報導】從今天起,在中國不能用推特(Twitter)、hotmail與flickr!六四天安門事件20周年即將到來,中國官方今日已大幅禁止各大社群網站。

天安門事件距今已20年,然而中共至今仍不願公佈確切的死亡數字,更從星期二下午五點開始,關閉微網誌推特(Twitter)功能。Hotmail帳戶與照片分享網站flickr也無法使用。

BBC駐北京特派記者詹姆斯‧雷諾德表示,隨著六四20周年的日子越來越近,中國官方也益顯低調,避免談到這個話題。

近日也傳出因六四天安門事件而入獄的吳高興,寫信給胡錦濤尋求賠償,表明那些因六四事件而遭拘留、入獄的民眾不僅找不到穩定的工作,也被剝奪醫療保健等權利。

因六四天安門事件遭拘留的人不只吳高興一位,國際特赦組織表示,受波及的人數應有兩百人之多。

引用資料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90603/115/1kkuh.html

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5%85%AD%E5%9B%9B&variant=zh-tw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90603/78/1kk94.html

http://www.music543.com/phpBB2/viewtopic.php?t=44028&sid=54561268663688b841e1143977614007

http://news.bbc.co.uk/onthisday/hi/dates/stories/june/4/newsid_2496000/2496277.stm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