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威達電,威达电一分为四,郭博达御驾亲征

Posted: 2009/07/08 in 新聞與政治
威达电一分为四,郭博达御驾亲征

 
从一针见血地指出“IPC已死”的郭博达,到欲与研华分庭抗礼的威达电,无一不是敢为天下先的业界传奇。在经历了威达通全权代理到郭博达事必躬亲的变革之
后,威达电在大陆的声音似乎有渐弱的趋势。殊不知,这背后正在酝酿着一系列更大的变化。为此,记者在沪拜访了正在莘庄厂房忙碌的威达电董事长郭博达先生,
希望能把握其转型中的一些脉络。  
  记者:如今IPC产业已经逐渐进入微利时代,您也有一句名言“IPC已死”来描述这种状况,并且引起了广泛争论。今天您能否对这句话再重新做一番诠释,威达电是否已经从“已死的IPC”中跳出来了呢?  
    
  郭博达:IPC利润变薄是一个方面,但是我讲“IPC已死”这句话的本意是在提醒我们自己,同样也是提醒我们周围的人:不要只坐在一个经营模式上,因为这个模式可能已经慢慢变得不存在了。就像上海街头巷尾的杂货铺,逐步都被连锁的便利超商所取代了。  
    
 
 IPC前后十年,产业规模并没有变大,仅仅是在自然增长。研祥,大陆IPC市场最大的本土企业,在这个行业里经营有十几年了吧,但至今也不过几个亿人民
币的规模。威达电每年也有几十亿(台币)的生意,但是怎么样才能做大,怎样才能达成几倍的增长,怎样才能由一个亚洲级的公司成长成一个全球性的公司,一直
是困扰我的问题。直到去年,我才找到答案,问题在于经营模式。威达电要由以前的工控产品提供商转换成为一个服务提供商——EMS(Electronic
Manufacturing Service,电子制造服务)。  
    
  以前别人问我,你是做什么的?我回答,做IPC的,机
箱、电源、主板。这种回答一下子就把你局限在产品这个圈子里了,怎么可能做大?IPC生意的本质是什么呢?它是一个从研发设计到生产制造销售直至售后服务
的完整的产业链。所以一定要把眼光从产品线提升到整个的Value Chain(价值链),这样你才会发现有更多更大的空间可以发展。我们的know
how在于熟悉并且有能力提供从设计到生产销售的整个过程的服务,相反具体的产品内容反而居于次要的位置了。所以从今年年初我们就开始推UEMS——
Unique Electronic Manufacturing Service——工业领域的(非商用的)电子制造服务。  
    
    
  记者:EMS与OEM、ODM有什么区别?在EMS上威达电有哪些优势,哪些目标?  
    
  郭博达:EMS
与OEM、ODM是有很大不同的。OEM是比较简单的买卖关系,你设计、我制造。而EMS将是与客户的全面的,战略层面的合作,是Joint
Development(合作开发)。从最初的产品概念,到设计再到最后的制造,我们都将全面参与。客户相当于市场部,我们就是他们的开发、研究和生产部
门。我们将把威达电在IPC整个产业链中积累的资源和经验共享给我们的客户。  
    
  
在人员方面,我们聘请了江重良博士(Jordan Jiang, PH. D, CPIM
COO)担任EMS事业的运营长。江博士在进入威达电之前,曾担任旭电(Solectron)各种职务达14年之久。这些10多年服务世界级一线电子大厂
的经验必将给威达电争取到世界级一线大厂的订单。  
    
  
在地利上,我们选择上海作为基地。你从上海走出去,很快可以到南京、杭州,直至整个江浙,到处都是“良田美地”。上海实在是一个Booming的城市,是
酝酿大机会的地方。今年上海政府提出一个口号,“上海是世界的EMS”。众多大的EMS制造商譬如旭电、鸿海(富士康)都在这里设厂,上海将形成一个密集
的、国际化的EMS产业群。我们在莘庄的厂房正在紧锣密鼓的建设中,一期已经完成,二期正在进行中。  
    
   在时机的把握上,我想威达电是第一个进入工控领域EMS的厂商,是能够占领先机的。我们可能无法指望将公司做到旭电、SONY那样的规模,但是做到工业EMS第一位还是很有希望的。  
    
    
  记者:最近我们收到一些关于威达电一分为四的信息,您能不能详细介绍一下,这种拆分的主要目的是什么?与EMS业务有怎样的联系?  
    
  郭博达:我们现在已经分出来两个公司,威芯主要负责芯片、IC设计这一块;威联通负责IA,就是NAS等网络存储器这一块;IPC业务也会被划出来,叫做威强;而总公司威达电则回归服务,就是我刚才提到的EMS。  
    
 
 
不同的业务肯定要由不同的公司来运作,就像网站需要一家公司来运作,而平面,也一定要新成立一家公司来运作。这种划分将会给公司的骨干成员以更大的成长空
间,在拆分以前,你可能做到的位置或许是制造部经理,但是永远到不了总经理这个位置,而现在就解决了这个问题。另外,我将这些业务从母公司剥离开来,也是
想表示破釜沉舟的决心,我们真的要做EMS了,要全力以赴了。  
    
    
  记者:我们注意到,威达电在大陆业务的发展中,经历了王昭平、黄国诚、庄铭忠等多个总经理,您是如何看待人才流动这个问题的?您此次来沪,是否将亲自领军威达电在大陆的业务?  
    
  郭博达:
对于台湾而言,大陆的人事变动确实更加频繁一些。主要的原因是前几年威达电在大陆的愿景并不明晰。2001年以前一直都是由代理来做,2001年成立了办
事处,主要是提供维修服务;2002年开始有一些Marketing(市场)的活动;2003年我们才在莘庄批了一块地,开始盖厂房。你可以看
到,2004年以前威达电在大陆的定位是比较模糊的,无论是制造还是行销都不明确。说到销售,全靠代理,说到生产,没有厂房。在这样的背景下,你刚才提到
的几位人选他们所需要完成的全部是阶段性的任务,因此任期也比较短。  
    
  经历了两三年的摸索和熟悉之后,从2004年开始,
确切地讲是从今年年中开始,我们才真正明确在大陆的战略,也就是在5年之内,依托上海,以EMS为主轴,将公司做大。至此,我们才真正的把精力放在大陆,
人财物才开始大批的到位。包括我本人,也在上海安了家,我的太太小孩全部定居上海,我已经成为在上海的几十万台湾人中的一员。以前讲到上海出差,以后就是
到台湾出差了。

引用資料
http://www.1718dg.com/dzpdrw/news/?1813,0index.html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