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老師的忠告:請不要製造身懷絕技的精神病人

Posted: 2009/12/25 in 新聞與政治
我問我兒子,如果爸爸得了H1N1死掉怎麼辦?如果是媽媽怎麼辦?如果不小心都死了你怎麼辦?」這天,上古典宗教學概論的屏東美和技術學院助理教授、牧師劉清虔在晚餐桌上與妻兒情境討論的生死教育,全場老師們如沐春風。


年開始,全國將有三百三十所高中實施生命教育必選課程。受過完整生命教育師資培訓的老師,就成為最重要的生力軍。這群老師重新變回學生,兩年要修滿二十三
學分專業課程、四學分體驗工作坊、以及兩學分靈性培育課(完整內容立即前往www.cw.com.tw/issue/2009_edu)。


歷母親過世的唐偉玲,則在生死關懷課堂作業「一封給過世親人的信」中大哭,發現自己對母親有許多未處理的思念與傷痛。她在導師鼓勵下鼓起勇氣邀請兄弟姊妹
一起回憶母親、寫卡片、一起到母親墓園禱告。「夢裡的媽媽從失智的模樣,變回年輕自在、健步如飛的形象,」正面處理心中的思念後,失眠惡夢也跟著減少,上
課情緒穩定許多。

專業課程之外,生命教育更重視老師本身的體驗、感動與觸發。例如生死關懷授課的輔大醫學系副教授王嘉銓、台中護專校長周守民安排學員到輔大醫學系參訪,認識每位大體老師與家人的故事,感受捐贈大體供解剖學習的大愛。

「要謹慎拿捏分際,生命教育要教學生的是價值思考,而不是價值灌輸,」第二期培訓結業、在羅東高中推動生命教育的主任輔導老師胡敏華提醒,「老師的思考、價值不見得就是最好。」


為英文老師的唐偉玲,以前只要看到兒子國中英文考卷有一點錯,就會碎碎念,「你媽媽是英文老師你還考這樣?」兒子從此就算不懂也絕口不提。獲得提醒,改用
鼓勵和關懷方法後,如今已高三的兒子愈來愈願意向她請教,比在學校教英文更讓她開心。「我覺得我自己像脫了一層皮一樣成長,」回顧兩年來生命教育學分班學
習,唐偉玲笑著說。

一顆種子,影響一片森林。「一個生命教育老師一年至少能影響一個班,在崗位上三十年,能影響無數學生,」第一期生命教育師資培訓結業、松山高中老師劉桂光分享,「更重要的是,過程裡老師自己的收穫會最大。」

高中生命教育課綱召集人孫效智寫了一封信給全國高中校長,說明生命教育課的必要性,信中結尾引述一位集中營生還者猶太人吉諾特寫給老師們的信,值得省思:

親愛的老師,我是集中營的倖存者,我看到了一般人未見之處,瓦斯房是由博學的工程師建造,兒童
由受過教育的醫生毒死,嬰兒被訓練有素的護士謀殺,婦女被知識份子射殺。所以,我懷疑教育。我的請求是,希望你們幫助學生做一個有人性的人,永遠不要讓你
們的辛勞製造出博學的野獸、身懷絕技的精神病人、或受過教育的怪人。讀寫算等學科只有在把我們的孩子教的更有人性時,才顯得重要。

松山高中:比考上台大更重要的事

天下雜誌第435期 2009-11-18  文/彭昱融

國英數主科主動讓出五小時給生命教育,班週會、校慶顛覆傳統,立遺囑、體驗視障肢障,松山高中要學生了解,還有比考台大更重要的事。

 假設你還有六個月生命,你打算如何做準備,為有限的生命畫下完美、飽滿的句點?

 這不是安寧病房的對話,而是台北市松山高中「生死關懷」生命教育課人手一張的課後學習單。

 兼顧知識與生命

 「有幾個考上台大?」是明星高中最常被關心的問題,但松山高中卻從四年前開始,國英數主科主動讓出五小時,由四位生命教育種子老師為高一新生開設正式課程:生命的價值、生死關懷、宗教與人生、道德思考與抉擇、性愛婚姻與倫理、生命科技倫理,在專注拚升學之餘思索生命。

 生死關懷是其中獲得學生與家長最多回應的課程之一。

 在《天下》教育特刊的調查中也顯示,有六五%的高中生,經歷過永久失去親人或朋友的經驗。

 「九成的高中生都想過生命意義、死亡的問題,卻沒有獲得引導,」生命教育種子教師劉桂光以多年課堂調查經驗說道。

 主任輔導教師胡光月進一步解釋,國高中階段的孩子,普遍開始面對過去疼自己的祖父母陸續過世,卻因課業壓力而無法處理心中的「未竟事務」,成為揮之不去的罪惡感或悲傷,影響情緒甚至引發憂鬱。

 「不只是認識生死,更要懂得珍惜現在,」負責上生死關懷的劉桂光分享,透過正式教材、分享自己陪伴罹癌哥哥走向死亡的經歷,帶領學生初步認識死亡,預立遺囑作業則讓學生與家長一起思考生命有限、珍惜擁有。

 高一的小雲用秀氣的字寫下:我是幸運的,起碼我知道我將離去的時間,六個月並不短,不是嗎?

 她希望捐贈器官遺愛人間,認為不管哪種宗教的喪葬儀式對她來說都太沉重了,想在派對、祝福之中前往另一個世界。

 小雲的媽媽則在感動之中更了解了女兒:我很高興她的遺囑是這樣的內容。希望未來在我不在的日子,她能持續這個信念下去。

有別於一般高中由輔導室推動生命教育,劉桂光在兼任學生活動組長任內,透過掌握課外活動的學務處,在所有活動中灌注生命教育內涵。

 首先改變的是班會。過去經常流於形式的班會現在則用心設計搭配生命教育主題,同時也搭配節日,例如清明節討論生死關懷、母親節談親子問題、教師節省思師生關係等。

 過去用來「政令宣導」、台下睡成一片或各自背單字的週會,則改為邀請「特具生命力」的講者分享生命故事,例如因攀登聖母峰受傷而動十五次大手術,挖掉鼻子、切下二十根手腳指頭卻仍熱愛生命的高銘和,讓學生從聽故事中,對比自己所面對的考試困頓。

 然而,只有演講卻遠遠不夠。「更重要的是事前的導引,和事後帶領討論,」胡光月分析,以往學生都是當天才知道講者是誰,現在每場演講前兩週老師會撰寫引言、介紹講者與主題、拋出問題,在班會事先討論,加深當場的感受與思辨。

 演講後則由導師引導討論,集中焦點反省感想,例如一位學生思考「高銘和是在成功登上聖母峰後,下山的路上出事,挫折是無所不在的。」

 學生熱中參與的校慶,也是最好的生命教育機會。固定舉辦的校慶登象山活動,同學總是抱怨辛苦,學務處於是在爬山前加入以口罩蒙住雙眼彼此引導的視障、一隻腳綁起來的肢障體驗,並錄下過程觀賞,許多人在爬山時都說,「能有明亮的雙眼、健全的四肢爬山真好。」

 未來希望效法南投旭光高中,讓歌唱比賽融入生命意涵,請學生選唱有故事的歌曲,並邀請故事主角到現場。當時一位男同學演唱《第二個爸爸》並把爺爺請來,因為從小不知道爸爸是誰的他,陪他長大的爺爺就是「第二個爸爸」,感動了全場。

 「只有生命才能感動生命,」劉桂光在松山高中推動生命教育不遺餘力的動力背後,其實源自於對自己生命歷程的感恩。

 從經師到人師

 出生馬祖窮苦家庭的他,小學遠足從來沒有零嘴可帶、也沒有午餐,到了中午總是一個人躲得遠遠。導師把他叫過來,擦了擦嘴說吃不下了,請他幫忙,不疑有他的劉桂光把食物一掃而光,還很高興幫了老師大忙。

 「老師既幫了我忙,又照顧到我的尊嚴,」這堂生命教育課,一直惦記在他心中直到今天,期許也已成為老師的自己,不只是「經師」,而能做一個導引學生人格養成的「人師」。

引用資料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91224/122/1xkf3.html

http://www.cw.com.tw/issue/2009edu/songshan01.jsp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